【微風臉譜】戴慶芳-奇農自然生態農場

戴慶芳

自在生長的有機芽菜與果園土雞

 

在內門農會服務滿25年隔天就立刻辦理退休,戴慶芳在農會體制中推廣有機種植頻頻受阻,於是退休後最想達成的理想就是讓內門更多田地轉作有機。一開始在木柵社區與教會一起做社區營造、老人關懷據點,有時說到有機的理想會被吐槽:「在農會25年也沒看你在種田」,為了有說服力,12年前開始投入有機種植。社區大多是高齡農友,對有機的理解有限、接受度不高,但只要換個說法:「用古早的方式種就好」,大家瞬間就懂了。進入微風市集之後,也把親戚、鄰居一起拉進市集。


繼續閱讀 “【微風臉譜】戴慶芳-奇農自然生態農場”

【微風臉譜】朱參花-轉角農場

夏天雨季,朱參花整理著剛被雨打壞的小白菜、青江菜等,謙虛地說他這一季沒什麼菜,這是很難種菜的季節。朱參花的菜田,順著地形有高有低,相較於平地農園,反而是種優勢,蔬菜和周圍的果樹、雜木,形成不同層次的景觀。在住家旁邊的菜園,其實是以前的老房子,「這是先生當初分家分到的,結果有一次颱風把屋頂掀掉,厝就壞了,原本是牆壁的土角直接拿來種菜」,朱參花笑著說:「真是感謝被分到這裡,才能種出自己要吃、又能分享給市集朋友的菜。」

 

山坡地的種植環境比較複雜,但朱參花了解各種作物,依照需水多寡、日照長短等生長條件,種在適合的地方;像田裡的低窪處有一口儲存雨水的生態池,用來灌溉水管過不來的地方,池子周圍種洛神花,可以防草又可以收成;竹筍,也是順地勢自然生長在邊坡上,不靠灌溉,3月開始雨水若來就有筍子可採,黑綠仔和麻竹筍陸續冒出,到10月筍期才告一段落。在地上蔓延開的地瓜葉,葉片很大,可以抑制雜草又好吃,朱參花記得是10年前種下的,雖然不知道確切的品種名,但她持續留種種植,將好的品種保留下來,地瓜葉間穿插著紅鳳菜,朱參花說這是吃素者的補血菜喔!

 

韭菜種在不織布盆子裡,減少雜草競爭又好採收;百香果、絲瓜不需搭棚子,讓它們爬在龍眼、芒果樹上;樹上乾枯的角豆籐,是當初特意種在樹旁的,朱參花說只要留著根,每年秋天都會自己再長出來,真是省力又天然;還有一些野生的昭和草、俗稱豬母奶的馬齒莧,偶爾採得到一把就可以上餐桌。

 

「在山上生活就是有啥米賣啥米」,煮飯時也是,走進廚房或菜園,看想吃什麼就摘什麼、煮什麼。朱參花的孫子從小吃他種的菜,連一般小孩不敢吃、帶點苦味的龍葵也很愛,本來都直接油水炒加蒜頭鹽巴,結果有一次想說燙過再炒可以去苦味,孫子卻說菜都沒味道了,不好吃,現在孫子上大學了,還是愛吃阿嬤的菜,讓朱參花種地更開心了。

 

從小在內門木柵種菜的朱參花,明顯感受到這幾年的氣候變化,跟過去經驗很不一樣。例如四月是咖啡的花期,開得不太好,好不容易有一些著果,颱風一來又打落;五到八月發生強降雨的機率也愈來愈高,葉菜幾乎都被打壞,就算倖存,雨後的大太陽還是會把菜悶壞。有時候沒菜可賣,客人會關心到底種在哪裡,只好回答「種透天的」,意思是沒有遮蔽保護,只能尊重大自然了

 

申請有機認證是近十年的事,但不論以前或現在,朱參花都是用古早的方法種植,順應內門的土質、地形、氣候。「本來就是種給自己吃的,即使有有機這個牌,但其實比較接近自然農法啦」,一年四萬多的認證費,雖然不太划算,「但頭都洗下去了」,朱參花想起十年前木柵教會邀約去微風市集擺攤,就參加到現在,「說實在金好膽」,一開始菜少,還有蒸鹹粿去賣,「如果賣完就會有信心」。朱參花每個禮拜都期待跟消費者和農友見面,「大家很融洽,很像大家庭,光是想像若是有一天沒得做,就會足懷念。」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戴素勤-茂瑞有機農場

戴素勤是內門人,小時候跟著爸爸種田,那時沒有使用農藥,所以記憶裡一直是用無農藥的方式就能把作物種出來。戴素勤的田園在小港機場附近的小丘陵,附近沒有其他商業耕作的田,田裡間種果樹,紅心芭樂園用鐵網圍住,樹下的雞自在走著、啄著,一隻羽毛鮮豔的雞飛越圍籬,在我們身邊繞,偶爾啄一下我們的鞋子,樣子令人發笑。戴素勤的兒子李智信從兩年前開始一起種田,他說,這裡是市區難得生態不錯的地方,作物也會被其他生物侵害,尤其是松鼠會來吃作物,養了雞之後才漸漸沒再看到松鼠。

夏天的田裡種著冬瓜、絲瓜、秋葵和數種地瓜葉,菠蘿蜜結實累累,沒有因為剛下過一週大雨而受傷的樣子,草也相當茂盛;秋葵、絲瓜等植株周圍都堆著拔起來的草,戴素勤說用草覆蓋可以防草,也是養分,李智信邊採著秋葵邊補充:「比起有機更像自然農法」。還有一小片竹林井然有序,每一叢都覆蓋著竹葉,這種筍子俗名是「黑綠仔」(烏殼綠竹筍),新鮮的筍殼上面會覆蓋一層細細的黑色絨毛,據說照顧得好,長到3斤都還很嫩,而且「現採的生吃很甜喔!」。

戴素勤的夫家是米食加工世家,公婆那一代靠米食加工養活十幾個小孩,她嫁過來之後,才開始學做粿,鹹粿、芋粿,年節的發糕、年糕,還有做伏苓糕、米麩,「那時候的小孩幾乎都是喝米麩而不是牛奶」,每個禮拜都要炒一次米麩才夠賣。現代人對米食的需求漸漸降低,戴素勤原本跟一群朋友把種菜當興趣,種一些自家可安心吃的食物,直到三、四年前,在微風市集擺攤的哥哥戴慶芳邀約她進入市集,才算是開始認真種菜,原本一起種菜的朋友,就變成客戶或是菜沒賣完時的分享對象了。

原本進入半退休狀態的做粿生涯,也因為參加微風市集後又重新開啟。和以前做粿最大的不同,就是在好吃以外更要考慮健康,所以原料盡量簡單,口味全素,原料除了自己種的蘿蔔、芋頭,在來米和糯米就向市集的農友採買;她每年還會跟市集農友買梅子來用紫蘇醃漬,加上自己種的檸檬和一叢一叢的香茅草、洛神花,就可以變化出數種美味又天然的飲料。戴素勤參加市集三年多,本來想說種一點夠家裡吃的菜、帶帶孫子日子就很好過了,但是一週去一次市集又覺得很開心,「不然我們市集農友大多快七十了,一般都退休了。」相信大家都是因為可以在市集見到朋友而欲罷不能吧,現在連女兒李智慈也開始到市集幫忙擺攤了。今年因為天氣因素,龍眼、破布子都結得不好,但戴素勤不以為意,她蹲在一區草叢中東翻西找,從草叢中拔出豆莢飽滿的花生,令人驚訝種在這片田區的作物韌性,撥開來吃吃看,還真的會甜,於是確定已熟成,可以拔去市集賣了!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張鳳月-迦南農場

從春天到夏天都說田裡沒什麼東西,一直下雨只好一直除草的張鳳月,卻擁有夏季蔬菜的寶庫。量少卻多樣,檸檬、龍眼、鳳梨、薑黃、竹筍、絲瓜、秋葵,山菜類有川七、角豆、青葙、過貓、龍葵,還有從長濱老家帶過來種的山蘇,自己冒出的山芹菜和昭和草穿插其中。

張鳳月原本是台東長濱人,年輕時來楠梓工作認識先生,嫁來內門才跟著公婆種田,當時主要是龍眼園,零星種一些自己要吃的菜。正式從農前,曾經在台糖甘蔗園做過「開路」的採收工作,就是先手砍甘蔗,清出大型採收機可以開下田的空位,也曾在外銷日本的高麗菜捲加工廠工作過。20幾年前再次回到土地上耕作,以自然農法照顧土地,11年前申請有機驗證通過。「這種菜吃習慣,就會發現味道不一樣」,張鳳月說他連蘇力菌都不噴,「土地沒壓力,從洗菜開始就沒壓力,洗土粉而已,可以放心吃」。

張鳳月有留種的習慣,可能是從小幫忙家裡做生意,自然而然養成的。她說,小時候媽媽在長濱街上經營一個小攤子,讓附近的農友寄賣蔬菜,也是彼此交流種子的場所,「前幾年回長濱翻媽媽的冰箱,還有菜籽包,帶回來播種看看,居然還種得出來。」但是自己留種常常都不知道名字,像南瓜就有很多種,圓形、扁型、長型、大長型,張鳳月用自己記得住的方式,在種子袋上註記。

丘陵地與平地種植,有很多不一樣的照顧方式。薑黃種在丘陵地上排水好,但種竹筍就需要多一點照顧了,為了避免夏天的大雨沖刷,使筍子露出土表「出青」減了甜味,張鳳月在「黑綠仔」(烏殼綠竹筍)冒出芽時,就把土厚堆其上再用小盆子套住,要去市集前再割下。在山上種菜就是有什麼賣什麼,最近剛下過連續大雨,雖然葉菜都長不好,需要水氣的過貓、竹筍卻長得比較好。曾經有客人要預定筍子,張鳳月說「那是土的東西,我無法確定到時候會有」,流露出對土地的謙卑、與自然相處的方式。

第一次去市集是和內門的其他農家和木柵教會牧師,那天帶著柳丁、香蕉、鹹菜,還記得有點緊張地喊著「來喔,來買沒有藥的柳丁喔!」不知不覺卻也賣完了。那時微風剛開辦,為了讓農友學到更多,收攤後要一起上課,「回到內門都好晚好累」,當時大家集油資,搭木柵教會福音車通勤的印象還很深刻。

在市集裡也可以從客人身上學到不一樣的吃法,曾經有印尼姐妹跟她說,芭蕉和蜜蕉在台灣都是直接吃,其實帶有酸味的芭蕉也可以用來做菜的。張鳳月喜歡擺市集的生活,當然也希望市集生意好,但是若買菜要用搶的好像就會緊張、競爭,應該讓氣氛更和諧、悠閒比較好。因為星期天要上教會,所以決定只擺星期六的場,有的客人會關心詢問「你這樣夠嗎?」張鳳月說,「一樣的收入對有些人來說很夠,有些人需要更多,所以知足就夠!」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力玉春-滿築農場

力玉春,內門人,擁有30多年的養蜂經驗,並連續數年得到全國性龍眼蜜評鑑高品質的肯定,據她表示,原本為種植香蕉和龍眼樹,後來因為興趣開始專職養蜂,直到近幾年才開始種菜,對於養蜂和種菜都是從門外漢開始,還記得一開始養蜂的時候,因為害怕還必須穿著雨衣去檢查採了多少蜂蜜,加上不會殺雄蜂,常常被叮被咬,也很常算錯時間而錯過收穫蜂蜜時期。種菜初期是為了自己一家人吃,因為不懂種菜,常常被菜蟲吃的光光,或是種了很久菜都長不大,但懷著健康土地的耕作理念,深信用有善的方式對待環境,終究能有所收穫,不斷的堅持和努力付出,才能種出農場裡滿滿的蔬果和收穫高品質的龍眼蜜。

力玉春堅持蜜蜂生長的環境,採收花蜜的過程零污染、無化學成分,以不用農藥、化學肥料、除草劑的有機耕作方式種植龍眼樹,讓蜂群能採收到高品質的蜜源,並根據花蜜來源(油菜、茶花等)而移動養蜂箱,讓蜜蜂採集不同的蜜源,並非要生產不同的蜂蜜,而是為了蜜蜂更健康、更強壯。好的龍眼蜜水分含量要低,利用蜜蜂揮動翅膀風乾花蜜,提升龍眼蜜品質,因此力玉春 6~7 天才收一次蜜,減少收蜜的次數,延長風乾的時間,維持自家龍眼蜜的品質,因為堅持才能在 2008、2011 年獲得全國龍眼蜜評鑑頭等獎,更在 2010 年打敗眾多好手,榮獲特優獎的殊榮。

因為堅持有機栽方式,用心管理農場環境,農場中每一顆龍眼樹都結實纍纍,每粒龍眼都果肉飽滿,品嚐起來和一般市面的味道不同,較為濃郁有香氣,而吃剩的龍眼殼不浪費當作農場中的有機推肥,讓龍眼從土壤生長出來,最終在回歸土壤。

烘焙龍眼乾力玉春堅持只有龍眼樹的樹幹,利用大灶連續烘焙三天兩夜,讓煙燻的味道滲入龍眼肉中,吃起來口感十足,嘴裡香氣久久不散,容易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。除了蜂蜜和龍眼乾外,力玉春還有多項產品,包含龍眼花茶、結晶蜜、花粉、蜂王乳等,每一樣都讓消費者喜愛,早期的客戶群是好康互相報,這幾年進入高雄微風市集擺攤販賣,打出口碑之後,為了讓更多消費者認識,開始包裝和取名,「滿築」這招牌名字是希望蜜蜂不斷的採蜜築巢,讓所有的蜂箱能採收滿滿的蜂蜜,也希望簡單生活就能滿足,因為簡單的滿足就是一種幸福。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內門區力玉春女士用心栽培 龍眼、蔬果

 

【微風臉譜】潘清富-清麗園有機農場

以薑、薑黃及相關加工品為主力農產,潘清富夫婦皆為退休校長,因有感於飲食對於健康的影響,決定投入有機農業,希望藉此影響更多人投入無毒農業,同時回饋社會。即使投入有機農業的過程很辛苦,但對於能夠讓更多人吃到有機食品、保健身體,他們都認為是很大的成就感。

【參考資料】清麗園紅黃薑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