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風臉譜】馬清田-馬上有機農戶

分享健康  馬上有機

以玉米為大宗作物的馬清田,時常在市集現場請大家吃水煮玉米,也總愛在市集活動時贊助自製綠豆湯,有時作物盛產還會半買半相送、買菜送蘿蔔,展現他「不為賺錢,只為健康」的從農理念。馬清田和太太王貴因親戚罹癌,深感飲食的重要,覺得要吃無汙染、無化學的東西才健康,從25年前就開始在自家附近自耕小菜園,或找認識的小農購買無農藥化肥的食材,微風市集成立後,他們也成為固定的消費者,王貴說,覺得市集裡有人情味,小農也都很親切;沒想到幾年以後,他們竟也成為微風市集的農友。

閱讀全文〈【微風臉譜】馬清田-馬上有機農戶〉

【微風臉譜】余威槿-中崎有機農業專區峰達農場

每天早上到田裡,先在工寮旁採一些金針花或香蘭,煮好一壺茶,才開啟一天的工作。余威槿在9年前軍官退伍後就開始人生的新目標—有機農業,「用有機農業把人生好好過完,有健康的東西吃,又能讓更多人健康,是很好的行業」。

余威槿陸續參加中興大學的農藝相關課程,還考進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生產系學習,並取得學位,他認為「具備專業知識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」。前年起,為了把農藥污染的可能降到最低,捨棄方便的商業種苗,利用溫室自行育種,短期收成的蔬菜類全部自己育苗,第二年育苗成功率已經高達九成,靠的是高等農藝學的知識,實作之後發現「自己育種並不難」,他也認為有機種苗是趨勢,如此才能徹頭徹尾確保自己種的東西沒有農藥殘留。

「天下沒有種不出來的菜,只有不用心種的人」,余威槿要求自己在適合的季節種下適合的菜、用心照顧,找到可以不用農藥又能好好生長的方法。農藥是近代的發明,他說「祖先如果靠農藥,人類早就餓死了」,人類為爭奪食物而戰爭,農藥以進步為名被發明,卻造成更多、更難解決的環境、健康問題;用農藥除草、殺蟲,植物吸收之後,吃到的還是人類自己;如果以為植物都排出來了,還不是流到河、海裡,被魚吸收然後又回到自已身上。無知比故意犯錯更可怕,而農藥的使用常常就是在無知的狀態下。

雖然沒有農業背景,余威槿從農開始,就不靠傳統管道取得資訊,而是自行進修、找有機耕作的研究文獻和農業改良場。「漸漸上手後有種倒吃甘蔗的感覺,會越來越甜」,慣行農業使用看似有效的肥料,卻讓地力愈來愈差,反之有機的土地愈養愈豐,後來人力施加的就只需要水而已;有機農業是一條不歸路,學問太多學無止盡,「身體勞累,但是心情是愉快的」。

對余威槿來說,去微風市集跟做有機一樣,都是不歸路,「看消費者從接觸到接納,喜歡吃我種的東西,有種成就感」。在市集可以接觸不同行業的人,互相交流,交換看事情的角度;和消費者溝通也能化解一些誤會,像是消費者會說「有機攏是騙人的」,其實是因為認識太少,所以要積極溝通、或是創造讓消費者認識的機會。他也認為做有機可以提升內涵,對事情的表、裡,看得比較清楚,大家都知道以貌取人不好,每個人都有其存在價值,所以不要因為菜醜就否定營養價值,相對的以為菜美就對身體好。

水果也跟蔬菜的道理相同,蓮霧、愛文芒果都是余威槿愛吃的,蓮霧沒有一般印象中的紅通通,幾乎是白的帶點淡紅,論外形絕對不美,卻有恰到好處的甜和蓮霧的清香,不膩口又解渴,連鵝都趕過來圍籬邊等著接住一兩口,「如果連自己愛吃的都照顧不好,那就不用對這個人有所期待了」,余威槿如此嚴厲的勉勵自己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潘雄熟-迦南美地有機田園

身為一名退休警察,潘雄熟說長年處於待命狀態,睡眠品質不好,「警察的壽命好像比較短,有些同事退休後不久就走了,我很怕啊」,說完自己也哈哈笑,還在就業的太太看不慣他退休一兩年在家看棒球、和朋友打麻將,於是在七年前高雄縣政府推動有機農業時,就擅自幫忙報名課程,潘雄熟參加之後就開始種田。退休後會不會更忙?他說:「走來走去當運動就好了,時間過很快,雖然無法賺錢但可以打平,賺到健康沒問題啦。」小時候住在屏東萬金的潘雄熟,曾幫忙家裡種田,說自己可能有一些身體記憶在,農事很快就上手了。

 

田裡採間作方式,一排果樹,一排秋葵或葉菜,農作沒有集中管理比較麻煩,但可以減少病蟲害。退休後當農夫雖然快樂,也會有挫折的時候,像有些蟲就是怎樣都消不掉,有時候種到一半的作物蟲害太嚴重,只好放棄;當然也會有成就感,像是「聽到客人稱讚我的秋葵好嫩好好吃喔」,有時候天還沒亮,一想到被稱讚好開心,就想趕快去田裡工作了。未來也想在秋冬開放番茄的採果體驗,除了在市集與消費者對話,也能實際接觸田間作物。

 

原本要等天氣轉暖才種植的秋葵,潘雄熟一月就分批種植,一個半月後開始採收,直到年底;秋葵是需要大量陽光的作物,冬天還沒結束就種下去,必須花較多心力管理、控制側枝生長,

順利的話就可以搶先登入市場,「不然到了夏天,大家都有秋葵時客群也分散了」。

 

選秋葵作為主要作物其實是誤打誤撞,一開始聽朋友說,秋葵是有機入門作物,開始種了之後才了解秋葵又叫胃豆,可以保護胃粘膜又能降血糖,很符合現代人需要改善腸胃不好、血糖高的問題,後來又聽說洛神對肝臟好,於是開始種洛神;去年曬洛神花乾、做洛神蜜餞,不夠賣之後又增種了一些。除此之外也零星種植芭樂、芒果、紅龍果,葉菜類則是依照季節種植,夏天常有空心菜和地瓜葉。

 

六年前加入微風市集,因為當時種出來的秋葵太多,已經送不完了,朋友都會開玩笑說:「秋葵潘又來了,你不要來了」。潘雄熟感動於市集的「老師傅」的照顧,還會分享很多技術給他,「萬一有沒賣完的菜還會送我好高興,很有人情味」,他希望市集未來依然可以貫徹初衷,為消費者把關百分之百的有機,「說把關好像太嚴肅」,可能是警察當久了習慣這個詞,總之不能忘記有機農業是神聖的工作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王文明-中崎有機農業專區

王文明以前在電腦公司上班,早就對農業有興趣,與朋友一起報名有機課程,六年前還沒退休,就開始在中崎有機專區租地當假日農夫,原本想說種田當休閒,沒想到慢慢發展到擁有一公頃田地,他笑著說:「不認真管理不行了。」夏天有竹筍、苦瓜、絲瓜、秋葵,冬天則以白玉蘿蔔、芝麻葉為主,王文明說「東西不要種太多樣,但要跟人不一樣」,他特別提到白玉蘿蔔,客人都說比名產地的還要好吃。

 

還有一塊位在旗山圓潭的綠竹筍園,是三年前一位市集客人詢問有沒有微風農友可以接手照顧,原本和幾位農友共同管理,後來大家分身乏術,王文明於是一個人接下來。竹筍是一種看似自然野放,但若沒整理也不會有收成的作物;自認是竹筍新手的他,不斷跟其他筍農交流加上網路找資料,今年初將竹園大整理一番,還請怪手來幫忙斷捨離,挖掉已經老化沒有生產力的竹塚,再清掉糾結的雜木藤蔓,才有現在清爽明朗的竹筍園。

 

跟著王文明穿過草叢,看著蝴蝶穿梭其中,眼前的竹筍園有陽光從縫隙灑下,飽滿的竹綠在視覺上降溫不少。王文明指著一叢竹子說這裡有筍子,彎腰把覆蓋其上的竹葉翻開再撥掉一些土,果然有一筍尖冒出,避開芽點,拿著筍刀斜插入土,聽到清脆的響聲,就完成一根牛角狀竹筍的採收,筍汁汩汩泌出。採收起來的筍子要冰鎮,避免老化,在愈短時間內煮熟,滋味越好。令人疑惑的是,用眼睛看要怎麼知道哪裡有竹筍?「看到表面有縫隙就是了」,但所謂的縫隙一般人很難判斷,還是要照顧筍園的人才分辨得出來啊!

 

照顧得好的話,一個筍塚會長出六根以上的筍子,如果養分夠,還會有「二筍」。王文明說,每年採收結束都要觀察竹筍芽點生長的方向,一組筍塚裡面留下好的、生長方向不會互相干擾的竹子,明年才會長得好,一年影響著一年。筍子適合在鬆軟沙質土生長,除了土質本身,用肥也很重要,慣行農法用動物肥或化肥,除了會讓土質變硬,也容易產生蟲害,於是要使用農藥。「用植物有機肥、竹葉覆蓋,土自然就鬆了,昆蟲也互有天敵」這就是有機和慣行的不同。訪談過程中,蚊子大軍已經包圍我們,看來蚊子才是在筍子園工作的最大敵人啊。

 

「開始在中崎種田就申請加入微風,但是一開始可以說是有一餐沒一餐。」王文明說,本來就不知道要怎麼賣菜,又會被客人說不像農夫,有時候請工讀生代班,業績卻很好,難免會有小小挫折感,但買過的客人就會變熟客,尤其是綠竹筍,天氣轉熱客人就會開始問竹筍什麼時候有。

 

王文明把市集想成是一個大家庭,共同服務消費者,農友間的和諧、互助是必要的,市集的氣氛客人都感受得到。未來,如果市集運作可以制度化、蔬菜種類多元化,應該可以更長久經營。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邱啟衡-雲海園

邱啟衡是台東人,從小生活在廣闊的山海間,父親是國畫藝術家,在90歲高齡時還出版了畫冊,邱啟衡景仰著父親,也嚮往畫中無憂的自然美景。民國80年海軍退休後,轉而從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,那時常常要出國工作,為了照顧年邁父母,才決定放棄工作,往返台東和高雄,後來選擇時間較彈性的農業作為接下來的事業,民國100年參加精緻農業班結業後,開始在橋頭中崎有機園區耕作。

 

春末的田裡還有一些冰花,小黃瓜正茂盛,南瓜搭棚種植,避免匍匐在地泡水。邱啟衡在網室種菜避掉大部份的病蟲害,也善用有機肥和菌液照顧作物,像是最常使用放線菌、苦楝油作防治工作,瓜類和番茄則使用菌根菌,白粉病則使用枯草桿菌防治。目前為止最令邱啟衡頭痛的是黃條葉蚤,把葉菜吃得滿滿的洞,影響生長,甚至無法採收,除了使用沾黏板,也沒有辦法了;他四季都有種植小黃瓜,採收下來後要冷藏保鮮,目前正挑戰一年四季都有小黃瓜可以採收,如果發現病株就盡快帶出網室,避免病情擴散。

 

露天田地裡有一區竹筍,邱啟衡一直以來都認為綠竹筍效益很好,產季剛好可以填補葉菜短缺的雨季,但是有一定的種植技術,例如要了解竹筍在土裡是先向下再往上長的曲線,要怎麼幫竹筍整理生長空間;採收處理也有一番學問,綠竹筍的保鮮期只有4小時,採收後一定要馬上用冰塊水冰鎮,然後冷藏,避免繼續老化;整排的綠竹筍照顧到後來太累,加上中崎有機田區的土太黏,不適合喜歡鬆軟土質的竹筍,現在已經慢慢放棄竹筍種植。

 

邱啟衡的招牌作物之一是杭菊,每年4月插枝,過年前採收,是一年四季都可泡茶潤喉的飲品;除此之外他也加工台灣肉桂變成肉桂露、蒸餾茶樹、薄荷精油;田裡一處小雞舍,是邱啟衡的秘密武器,「牠們是工作雞,吃蟲又吃草」,也像寵物般地在田裡陪伴他

 

「微風市集在生產和銷售上都有幫助農民,不管在有機理念的宣傳或是開辦食農教育課程都很用心,是一個很好的平台」,邱啟衡認為市集對消費者也很有幫助,能夠加強食物安全的認識。當年在微風市集開新場次時,加入客文館和蓮池潭兩場次,過了70歲後開始思考人生不要這麼累,減少需要密集勞力的葉菜,未來想要漸漸往果樹發展,以燕巢三寶:棗子、芭樂、西施柚為目標。「農業應該要走上加工或生物科技的路,不能用傳統思維賣現在的東西」,喜歡嘗試新品種,剛好符合市集少量多樣的需求;邱啟衡命自己的農場為「雲海園」,就是期許自己看遠一點,保有一顆珍惜的心,因為不管做什麼行業,都沒有人可以單打獨鬥。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 

【微風臉譜】李文淵-富田有機農場

李文淵從公營單位的工程師退休後,想要找事情做,為了讓自己吃得健康、身體勞動,一得知中崎有機專區的消息,就開始來種田了。當時看到一些同事退休幾年不見,竟然行動力遲緩,外型也整個崩壞,光是想像自己未來變成那樣就很害怕。做有機「賺錢沒有,賺到健康」,但是也獲得職業傷害,像是修剪火龍果枝條,剪到手腕發炎,治療了一陣子,後來就改用電動剪刀。從上班吹冷氣變成在太陽下流汗濕透,李文淵和太太一起在土地上找到退休後的生活重心。

雖然沒有種過田,但是李文淵勤於學習,一開始只要有有機農業相關的課就去上,參加過屏東科技大學、中興大學的課程,「上課可以少做一些白工」,除此之外也勤於查看栽種文獻,遇到問題就找答案。當初其實沒有多想,一起申請有機田區的朋友邀了種火龍果,以後也有伴交流討論,民國100年夏天種了福龍、帝龍紅肉火龍果,還有少量白肉品種,4年前接手鄰田農友一塊有網室的田區之後,也開始種菜。

火龍果晚上開花,天亮即萎凋,需要人工授粉,所以開花期的晚上要在田裡工作;如果授粉後有順利著果,開花後一個月左右果實就成熟可收;每年6月初至11月中是產季,一年約有10批花。有趣的是,紅白火龍果互相授粉,會發育的比較好;為了集中養分,花苞還小的時候就要疏花,去掉生長位置不好的花,像是日照不足,或生長過程會卡到枝條,最後只留下形狀端正的,如果好的花苞太多也要忍痛剪掉。李文淵也會在花凋謝之後,和果實產生分隔線時,一朵一朵去除萎凋花,避免黴菌滋生。

李文淵相信草的力量,「草長得出來,火龍果就種的出來」。只要排水好,火龍果很有生命力,不怕大雨淋或是暫時的缺水。當年種下的火龍果已經壯大,但是也陸陸續續被颱風吹倒或老鼠挖根,清出來的空地就改種芭樂,多一種水果可以吃。李太太說自己種的菜不多,所以去市集也可以順便買菜,自己種過菜才學會分辨、懷疑,「外面的菜怎麼那麼漂亮?」、「真的沒問題嗎?」,誤吃了那麼多年,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再錯下去。

李文淵曾看過黑白相間的蛇盤踞在田邊樹上,或是樹蛙爬在火龍果上面吃小蟲,前陣子晚上在田裡授粉都有螢火蟲飛來飛去,螢火蟲是吃蝸牛的,不然蝸牛太多會把蔬菜幼苗啃光。火龍果的主要害蟲是金龜子,火龍果花被爬過都會變爛,果實因此長不好,沒得防只能人工手抓。田裡的生態讓李文淵深深感受「生態平衡,害蟲也會比較少」。

5年前開始有果實可採收時,附近的農友介紹他加入市集,但幾年下來李文淵也發現,消費習慣在改變,網路買菜平台越來越普遍,可以一次買齊又不用提的大包小包,確實有其競爭力,他不禁佩服起微風農友個個十項全能,要種出好東西,又要會介紹、行銷,像他自己一開始很掙扎,不敢擺攤,還好微風的消費者很好,對食物安全的認識也比較多,漸漸的「被訓練成可以面對大眾了」。

(作者/野上野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