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風臉譜】馬清田-馬上有機農戶

分享健康  馬上有機

以玉米為大宗作物的馬清田,時常在市集現場請大家吃水煮玉米,也總愛在市集活動時贊助自製綠豆湯,有時作物盛產還會半買半相送、買菜送蘿蔔,展現他「不為賺錢,只為健康」的從農理念。馬清田和太太王貴因親戚罹癌,深感飲食的重要,覺得要吃無汙染、無化學的東西才健康,從25年前就開始在自家附近自耕小菜園,或找認識的小農購買無農藥化肥的食材,微風市集成立後,他們也成為固定的消費者,王貴說,覺得市集裡有人情味,小農也都很親切;沒想到幾年以後,他們竟也成為微風市集的農友。

繼續閱讀 “【微風臉譜】馬清田-馬上有機農戶”

【微風臉譜】戴慶芳-奇農自然生態農場

戴慶芳

自在生長的有機芽菜與果園土雞

 

在內門農會服務滿25年隔天就立刻辦理退休,戴慶芳在農會體制中推廣有機種植頻頻受阻,於是退休後最想達成的理想就是讓內門更多田地轉作有機。一開始在木柵社區與教會一起做社區營造、老人關懷據點,有時說到有機的理想會被吐槽:「在農會25年也沒看你在種田」,為了有說服力,12年前開始投入有機種植。社區大多是高齡農友,對有機的理解有限、接受度不高,但只要換個說法:「用古早的方式種就好」,大家瞬間就懂了。進入微風市集之後,也把親戚、鄰居一起拉進市集。


繼續閱讀 “【微風臉譜】戴慶芳-奇農自然生態農場”

【微風臉譜】 尹張碧雲-六龜尹家有機農場

拜訪的這天,剛好是颱風天,大雨幾乎沒有停歇,卻不見明顯積水,車子開進農場也沒有陷在泥沼。尹張碧雲的田地位於荖濃溪與茂林段的山脈之間,河床地的土質多石頭和砂質土,正符合果樹生長需排水良好環境的特性。農場裡有兩三種芒果樹、紅心芭樂、黃金果、檸檬等,再種一些韭菜,看著桌上的芭樂,不免好奇,怎麼沒看見芭樂常有的粉介殼蟲?尹張碧雲戴斗笠走入雨中,採回桑椹葉放入水壺與枸杞煮茶,一邊回應著「下一場大雨就洗乾淨了,不用擔心」。至於不好照顧的芒果,如果發現有蟲咬一小洞,就不套袋任蟲吃;順應大自然的態度,從田裡的綠意盎然和田邊的大樹、花草就能感受。
這片百果園是尹立中家族四十年前用來種金煌芒果的,金煌芒果熱潮退了,才陸陸續續種其它果樹。八八風災時,六龜變成災區,當時的高雄縣政府鼓勵農友轉型有機耕作,但成效不好,畢竟老農夫體力有限,噴藥的習慣也不是說改就改得了;當時成立的有機產銷班也曇花一現,大家迫於經濟面的現實回歸慣行,甚至回過頭來奉勸尹家不要做有機了,像把錢投進水中。
尹立中回想起芒果轉有機耕作的艱辛,努力無法馬上有回報,曾經有兩年完全沒有收成,轉型三年後蟲變多,蟲多天敵就來了,五年後漸漸達到生態平衡,雖然產量不多但是穩定,不過,這幾年的氣候變異又讓產量驟減。一路觀察田間生態的尹立中也發現,俗稱「跳仔」的小綠浮塵子原本很多,後來漸漸變少時,才發現有一種白色青蛙專門吃牠;當初為了做有機而挖了生態池,果然吸引許多青蛙來棲息,有時還覺得牠們太吵呢!
尹家夫婦防治病蟲害的資材盡量取自天然,包括辣椒水、香茅或澳洲茶樹泡酒精,果實套袋前先噴蒂頭再包,袋子裡都是蟲害怕的味道就不敢接近了。尹立中笑說這個方法其實也是從種蓮霧的農友學來的,只是農藥換成自製精油。
即使農事忙碌,尹張碧雲平時也在社區服務長輩,有時國際志工來協助農事,就可以安排多元的體驗,當地長輩們看到有外國人來玩也很開心。現在農場漸漸轉型朝休閒農業的方向經營,讓忙碌的都市人可以來親近土地,一起用田裡的素材做午餐,完成洗潔精、果醬等伴手禮。
三年前申請微風市集攤位,一通過,芒果花就謝了,怕到時沒東西賣而放棄,第二次申請時也遇到歉收,直到第三次申請才成功擺攤。為了避免歉收時沒東西可賣的窘境,決定用自己從小吃到大的拿手菜當商品—手作現煎噴香的韭菜盒。尹張碧雲很期待每週的市集擺攤,可以暫時離開忙碌的農事,跟很多人聊天,心情也跟著放鬆,雖然要帶著鍋爐瓦斯,還要一大早起來揉麵做韭菜盒,卻樂在其中。
在市集裡印象最深刻的應該就是交朋友,尹立中說市集裡的農友或消費者都有好德性,曾經有客人買東西忘記付錢就急著去別攤,最後繞回來付錢時,其實他早已經忘記這筆帳了。為了讓市集裡忙碌的消費者可以多吃一些有機蔬果,未來將會持續開發果乾、茶飲等商品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尹立中,張碧雲夫婦承繼著上一代的精神,以有機的方式耕耘著土地。曾投身軍旅的尹大哥,退伍後決定回到家鄉繼承父業,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政府輔導六龜農業轉型的機緣下,毅然決定投入有機農業。

在這之前,因為深感農藥對種植者身體的傷害,已經10年沒有在田畦灑藥而讓果樹自然生長,雖然結果不多只夠分送親友,但對他們來說能分享無毒無藥的水果,就算無法賺錢也很開心。 自然栽培下田地不必再經過3~5年的化學物質消散,就能直接轉作有機農業,但是在第一年種出芒果後,連續兩年幾乎都沒有收成。他們並沒有因此放棄,朋友們對有機芒果的肯定,以及實質上以認購方式支持鼓勵,讓他們堅持下去以更費時費工的有機方式栽作。經過多次嚐試錯誤後,到了第四年芒果樹上終於結滿了肥美的果實。

加入微風市集與許多有機農友經驗交流,也啟發了他們以相同的理念開發出更多不同的產品。其中包含使用六龜最出名的金煌芒果,堅持不放任何人工添加物,花了一年研究素材挑選及烘烤方式的手工芒果乾,希望能展現出完美的天然風味。

尹大哥說:「來自於大自然的也回歸到大自然。」對他們來說,有機栽種不僅是為了農民的健康,也是為了消費大眾吃的健康,更是為了土地永續使用以及自然生態的維護。他希望能夠以完全不用化學肥料藥劑的方式,栽種技術難度更高的六龜蓮霧,如同花了11年研究栽作有機蘋果的木村秋則,日本有機蘋果爺爺一樣的精神,希望能將安心健康與美味同時帶給大家。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六龜尹家有機農坊

【參考資料】六龜尹家有機農坊粉絲專頁

【微風臉譜】余清日-余稼莊農場

在台17靠海那邊,余清日的田與海邊的直線距離,大約只有一公里。下午兩點半,陽光極強,吹來的風卻涼爽不悶帶著淡淡海味。靠海的土地,不是偏硬的鹹地,反而因照顧得好呈現鬆軟土質,余清日謙虛回答「咱這誒土攏賀啦」。田區周圍有樹林、竹林,田裡整齊的分格,一格種一種菜,井水順著余清日挖出來的水道流,灌溉也有一種秩序感;田間鳥叫聲不絕於耳,余清日突然很開心地分享田裡偶有環頸雉家族來玩,最近晚上還看得到螢火蟲。

家人們正在田裡幫忙拔草、挑選菊苣,挑掉的部分快要比留下來的還多,除了外圍老葉,還仔細檢查每片葉子的尖端有沒有「燒焦」,菊苣是一種很會吃露水的菜,現在天氣熱,露水還沒乾前照到豔陽就容易灼傷,必須挑選折掉;這樣一片片挑選、淘汰,余清日不嫌麻煩,早上剛鏟掉一區被蟲咬到長不大的青江菜,那才是真正的沒收成,他說「反正做農都是辛苦,就找點有挑戰性的來做」,而這些菜葉不會浪費,通通可以作為堆肥,堆肥採自然發酵,一年後就可以作為田裡的養分。除了一年四季種植葉菜類,拿手作物甜菜根和紅蘿蔔,已經在春末全部採收,整理好、分成一籃一籃定溫冰在大冰箱,營養持續供應到夏末。

余清日主要種植葉菜類,葉菜類容易引來黃條葉蚤啃食,他除了噴灑適量蘇力菌(有機防治資材),在播種前將田區浸水一至兩週,也可減少蟲卵存活率;為了每週持續在市集供應葉菜,余清日每週種一批菜,也避免遭遇病蟲害就全軍覆沒的風險;他的田區不使用大農機,自己開小鐵牛作田,方便少量多樣的種法,更可以維持鬆軟土壤,幫助葉菜生長。

當初進入微風市集,其實是因為父親余水林,父親在十二年前開始有機耕作,市集新創時就加入,余清日從小就幫家裡種田,後來也和父親一起種有機,好奇他種慣行超過半輩子卻轉作有機,怎麼有這種決心?他輕鬆回答「只是一念之間」。曾經被鄰居笑說「你們是種教授要吃的」,余清日仍繼續努力種自己的健康,把健康的食物傳給更多人。如果再選擇一次,還會選擇種有機嗎?「會!」答得豪不猶豫。

余清日說自己不擅長講話,前幾天才剛去上市集有關行銷的教育訓練課,不會講話就更要用行動支持,市集如果辦活動、開新的場次,就盡量出席相挺,現在她的女兒、孫子也到市集幫忙,是市集難得的三代同堂景象;對於市集的未來,他認為團結才是力量,想想微風市集當年從一天三百、五百元的營業額,慢慢努力到今天,一切都不容易,更需要珍惜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以種蓮霧起家的余稼莊農場,農地上種滿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蔬果,說是蔬果園不如說像個花園一般繽紛美麗,農場第一代主人余水林,從接觸農務起就不喜歡使用農藥,寧可將劑量減少也不願對不起良心,余清日大哥承襲父親,在健康狀況的多方考量下,更毅然決然放棄農藥,投入有機耕作。

余清日先生在自家農地上種了20至30種有機作物,以甜菜根與菊苣為主,每星期播種,堅持只用豆渣及有機肥料來補充作物的養分;但因為種植作物多樣性高,為配合不同作物生長所需的不同環境,就需要投入更多心力、費更多工夫,但看著自己努力的心血結晶,余清日先生笑得很開心,說「每個孩子我都很喜歡啦!」

談到種植蔬菜,余清日先生說,他很隨興,想種什麼就種什麼,越難種植的就越想挑戰,像是需要很多時間、在寒冷氣候中才會開的紫色花椰菜,以及一年只能收成一次的蘆筍,雖然種植時間長、產量也有限,但為了看到消費者滿足的笑容,余清日甘之如飴。

目前,余稼莊農場共參與3個微風市集,分別是鳳山、蓮池潭、客家文物館前廣場,余清日先生說,在微風市集可以直接聽到消費者的聲音、消費者的需求、對農產品的稱讚以及對當地小農的鼓勵,這是以前與大盤、中盤商合作時所感受不到的,他相信微風市集不論對農民還是消費者來說,都是個很棒的平台。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微風樂活小農逗陣趣 余稼莊有機蔬菜直達餐桌

 

【微風臉譜】歐特賢-慶裕合作社

位在杉林的有機專區,立牌上寫著民國九十八年七月,歐特賢早在籌備期就來到這裡耕耘,當時他正愁找不到有機農地,親戚林慶鎣問他有沒有興趣到杉林有機專區耕耘,就一直經營到現在,園子主要種植金鑽鳳梨、香水鳳梨,還有少數芭樂、芒果、木瓜,以及短期葉菜如地瓜葉、菜豆、薑、埃及國王菜等。
歐特賢是大樹人,小時候曾和爸爸一起做農,在攔河堰的田地旁,種一般西瓜和瓜子用的西瓜,那時候灌溉靠人力扛水,讓他對作農的辛苦印象深刻。青壯年時期在外做土水師傅,年紀漸大後不堪勞累,想說回家種田比較自由,結果又是另一種重勞力。十幾年前幫人管理玉荷苞荔枝數年,當時幾乎每週噴一次農藥,清楚認知到大部份的果樹都是這樣種出果實;期間也幫人管理過鳳梨園,鳳梨剛結果時用的農藥,讓歐特賢身體不適就醫住院,卻找不出可以醫治的方法,直到後來認識有埃及國王菜的藥草行,用草湯、食物治癒了自己;後來想起,當時蛇溜進園子裡必死無疑,就該知道農藥毒性之強了。
歐大嫂也覺得種有機讓自己更健康,「曬太陽、流汗新陳代謝好,天天吃好食物,身體真的比以前好」。想起當年種有機時,被同鄉農友嘲笑「肖仔,傳統用藥都不一定種得好了,不用藥種得出東西嗎?」結果這位朋友和家人這幾年健康狀況不好,反而跑來問他哪裏可以加入種有機了。
歐特賢的主要作物是鳳梨,從把苗種下到採收,至少需一年半,苗是從採收完的鳳梨株上選擇強健的,剛種下時會用有機肥加在水裡澆,等扎根之後就不需再澆水,且必須注意排水,避免泡到水。採收完鳳梨的田要打兩次,一次是把殘留葉片打進土裡當肥,等分解差不多了再打一次,準備種下新苗。種滿一年就要「催花」,俗稱「蹦旺梨」,用電土加水在該冒花出來的地方,且要連續三天效果較好,萬一不到三天就遇雨則會失效,必須重來,這個步驟只能在太陽下山時進行,是辛苦的技術活。歐特賢也觀察到鳳梨口味的變化,像在處暑之後有雨水,風味會變淡,媽祖生日前後的鳳梨最有味道、最好吃;去年颱風吹倒一批香水鳳梨,和雜草相纏著沒空整理,前陣子想說要開始整理,翻開草叢卻發現鳳梨長得不錯,不禁讚嘆有機作物的生命力。
歐特賢說有機蔬菜有自然甜味,纖維比較細緻,原味就好吃,市集客人的嘴巴很厲害,新不新鮮、好不好吃都知道,有的客人會說「吃你們的東西會習慣」,歐特賢覺得可能是杉林的環境、氣候都有特別的地方,土質比較黏,種作不太容易成功,一旦種得出來,卻也特別好吃。

種有機難賺錢,有一年連地租都繳不出來,想說要放棄了,試著買一張威力彩,中獎金額居然剛好繳完地租和資材費用,「應該是天意吧!就繼續種作」,歐特賢直到現在仍覺得奇妙。歐特賢期許市集堅持成立初衷「自產自銷」的精神,掌握耕作的全程,才能保障消費者的安全,農友也要求進步,安全、好吃以外,希望賣相也愈來愈好。

(撰文/周依禪)

【微風臉譜】呂文彬- 復安有機農場

用一輩子好好照顧土地

呂文彬以前幫忙父親種荔枝,只要噴藥,就感到不舒服,十幾年前接手後,決定完全不用農藥種植,一開始只想自己吃或送朋友,有機驗證之後,才慢慢開始銷售;大約八年前,展開市集擺攤的生活,自營的電器行周末就暫時休息。呂文彬發現,這幾年注重健康的人變多了,競爭通路也變多,但是市集的「新鮮」是無可取代的,沒有經過物流、儲存的過程就直接交給消費者,加上看得到農友也可以增加安心感,更可以隨時發問

繼續閱讀 “【微風臉譜】呂文彬- 復安有機農場”

【微風臉譜】林憲輝-喜樂有機農場

嘉義長大的林憲輝,對農業一直不陌生,雖然從小接觸慣行農業,卻一直無法適應農藥。當農夫之前,在醫療器材公司工作讓林憲輝看到許多病人受折磨,加上太太的哥哥30餘歲正值壯年卻癌逝後,為了讓自己和家人吃健康的食物,種起有機蔬菜。身邊的朋友知道他種有機,也陸續跑來訂菜,訂單愈來愈多,才當起全職農夫,到現在還有以前在旗美社區大學有機農業班的同學,持續和同事團購他的菜。
林憲輝的田區被野花、草木包圍,讓種菜的空間顯得更有條理,以葉菜為主,夏季蔬菜有秋葵、莧菜、青江菜、芥蘭、空心菜等,界線清楚;過去露天種菜,蟲害鼠害常讓作物無法收成,像花椰菜、大頭菜一有甜度出來就被老鼠吃光,甚至全軍覆沒,林憲輝現在改用溫網室育苗、種植蔬菜。「有機種的食物味道真的不一樣」,別說老鼠吃得出來,林憲輝說自己在當農夫之前也不吃青江菜、芥菜、A菜,總覺得有苦澀味,現在不只能吃、而且愛吃,他從挑食的上班族,變成川燙灑鹽就很美味的極簡烹調派。肥料則以自製堆肥和有機肥各半調配,葉菜最怕的黃條葉蚤就使用黃色貼片簡易防治;林憲輝最重視作物的種苗,認為自行育苗才能掌控有機的純度,避免市售菜苗有農藥污染的風險。
過去擔任微風市集幹部時,林憲輝以「綠色生活圈」的概念,媒合農友和餐廳,範圍跨及全台灣,除了解決小農常面臨的通路問題,後來也促成許多高雄的餐廳成為高雄市農業局推廣的綠色友善餐廳。作為微風市集的創始農友之一,他一直謹記著「大農幫小農是微風的理念」,直到現在仍繼續實踐;今年初即協助媒合數位農友、合計三千斤的南瓜給有需求的餐廳,他自己也是這個概念的受惠者,每週固定送菜給高雄愛用在地食材的法國菜餐廳。
現在除了當農夫,也常被邀請當講師,進行食農教育推廣課程。林憲輝認為有機農友若是能透過講課讓更多消費者認識有機、推廣食農教育,一定能讓食物安全問題逐步改善。不過,對大部份的農友來說,相較於講台,更喜歡在田裡耕耘,講課雖然只有兩、三小時,加上車程、事先準備教材,常常都要一天甚至更久。
林憲輝還記得第一次參加微風市集時,總共只有15攤,大家都對來逛市集的人很有耐心地介紹自己的農作物,農友彼此也有革命情感;農民親自面對消費者,農產就不只是商品,也是生活資訊的分享,消費者會為了在市集買菜很有親切感而來。「種有機不能只想著賺錢,不然連建立良好顧客關係都難」,林憲輝觀察,這幾年市集的外部競爭者增加、氣候變化使菜量變少等因素,一定會流失一些客人,增加新客戶勢在必行,這時候市集的外部連結、活動企劃就很重要,「該送的要送,該熱鬧時要熱鬧」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 

【微風臉譜】余威槿-中崎有機農業專區峰達農場

每天早上到田裡,先在工寮旁採一些金針花或香蘭,煮好一壺茶,才開啟一天的工作。余威槿在9年前軍官退伍後就開始人生的新目標—有機農業,「用有機農業把人生好好過完,有健康的東西吃,又能讓更多人健康,是很好的行業」。

余威槿陸續參加中興大學的農藝相關課程,還考進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生產系學習,並取得學位,他認為「具備專業知識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」。前年起,為了把農藥污染的可能降到最低,捨棄方便的商業種苗,利用溫室自行育種,短期收成的蔬菜類全部自己育苗,第二年育苗成功率已經高達九成,靠的是高等農藝學的知識,實作之後發現「自己育種並不難」,他也認為有機種苗是趨勢,如此才能徹頭徹尾確保自己種的東西沒有農藥殘留。

「天下沒有種不出來的菜,只有不用心種的人」,余威槿要求自己在適合的季節種下適合的菜、用心照顧,找到可以不用農藥又能好好生長的方法。農藥是近代的發明,他說「祖先如果靠農藥,人類早就餓死了」,人類為爭奪食物而戰爭,農藥以進步為名被發明,卻造成更多、更難解決的環境、健康問題;用農藥除草、殺蟲,植物吸收之後,吃到的還是人類自己;如果以為植物都排出來了,還不是流到河、海裡,被魚吸收然後又回到自已身上。無知比故意犯錯更可怕,而農藥的使用常常就是在無知的狀態下。

雖然沒有農業背景,余威槿從農開始,就不靠傳統管道取得資訊,而是自行進修、找有機耕作的研究文獻和農業改良場。「漸漸上手後有種倒吃甘蔗的感覺,會越來越甜」,慣行農業使用看似有效的肥料,卻讓地力愈來愈差,反之有機的土地愈養愈豐,後來人力施加的就只需要水而已;有機農業是一條不歸路,學問太多學無止盡,「身體勞累,但是心情是愉快的」。

對余威槿來說,去微風市集跟做有機一樣,都是不歸路,「看消費者從接觸到接納,喜歡吃我種的東西,有種成就感」。在市集可以接觸不同行業的人,互相交流,交換看事情的角度;和消費者溝通也能化解一些誤會,像是消費者會說「有機攏是騙人的」,其實是因為認識太少,所以要積極溝通、或是創造讓消費者認識的機會。他也認為做有機可以提升內涵,對事情的表、裡,看得比較清楚,大家都知道以貌取人不好,每個人都有其存在價值,所以不要因為菜醜就否定營養價值,相對的以為菜美就對身體好。

水果也跟蔬菜的道理相同,蓮霧、愛文芒果都是余威槿愛吃的,蓮霧沒有一般印象中的紅通通,幾乎是白的帶點淡紅,論外形絕對不美,卻有恰到好處的甜和蓮霧的清香,不膩口又解渴,連鵝都趕過來圍籬邊等著接住一兩口,「如果連自己愛吃的都照顧不好,那就不用對這個人有所期待了」,余威槿如此嚴厲的勉勵自己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【微風臉譜】曾金柱-曾老師教育有機農場

在微風市集現場,總會有一群人圍坐在曾金柱的攤位旁,閒適地品咖啡、聊是非,大家都叫他「曾老師」,他同時是留日攝影博士、植物栽培講師、藝術美學教師,他竟也是咖啡農和香草農。
曾金柱於1960年代投入園藝領域,在蘭花栽培改良及嫁接技術上投入很多心力,在農試所擔任研究員的經歷,培養出深厚的植物栽培知識,後來因自身興趣,1990年赴日本攻讀藝術攝影博士學位,接觸到當時在台灣尚未萌芽的有機農耕概念;1994年歸國後不久,某天因食用了傳統市場買的新鮮小白菜後全家中毒,自此決心投入有機農業與推廣;擔任影像美學講師期間,曾金柱一邊在自家田園種植有機蔬果,常帶學生或老師到家中採菜交流,也不時受邀分享植物栽培的專業技術。
曾金柱於2008年成為專職農夫,加入成立初期的微風市集,後來於橋頭中崎有機專區租下1公頃農地,曾金柱的農地井然有序,分為育苗區、肉桂區、小型雞舍(蛋雞)、還有樹葡萄、芭樂、芒果等果樹,網室裡種植嬌豔的玫瑰和短期蔬菜,在農場看到曾金柱太太曾水秀一下修剪杭菊、一下整地灑水,很難想像她原本是服裝設計師,因為先生的投入,雖然辛苦她也甘之如飴。
曾金柱有兩大主要作物:咖啡、香草,都源自於他的興趣。他說,小時候就對植物很有興趣,國中便在房間布置許多盆栽,也開始栽種香草,而成為老師之後更在家中設置小型溫室,最高峰時曾栽種高達200多種的香草,後來只留下了50多種自己喜歡的繼續種植,其中台灣橫式肉桂是曾金柱主要推廣的作物之一,他以組織栽培,嫁接等方式大量繁殖肉桂,並將栽種經驗提供給其他農友,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肉桂的好處及價值,另外也開發肉桂粉、肉桂茶等副產品;咖啡則是從曾金柱高中開始逐漸喝出興趣,因為想喝喜歡的味道而決定自行種植,主要種植在台東金崙的富山,7公頃半的阿拉比卡咖啡園,現在還在家鄉梓官開了一間咖啡店,咖啡由他種植,甜點則由太太手做。
因種植許多香草,曾金柱也開發多樣香草加工品,包括植物純露、精油、花茶等,他運用蒸餾設備將玫瑰、肉桂、薄荷等萃取,1公斤的玫瑰花只能提煉出100克的玫瑰精油,非常珍貴,我們在現場品嚐了曾金柱自製的玫瑰釀、玫瑰蝶豆花茶和肉桂純露,濃濃的植物香氛撲鼻而來,天然的色澤更讓人感受到味蕾以外的美好,他說,只要是天然新鮮的香草,簡單搭配沖個熱水就很好喝。
曾金柱不僅把興趣變成工作,也把顧客變成朋友,甚至主動到他田裡幫忙農事,似乎也映照了微風市集十年的經營歷程;他期許市集落實有機,農友持續精進、彼此分享技術和資源,多讓顧客到農場參與種植或採果,真誠對待不隱瞞,因為唯有了解才能信任,消費者才會愛上這個地方,才會永遠是微風的客人。
(撰文/周依禪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曾金柱說:「大路走盡,還有小路,只要你肯繼續走下去,前面就有看不盡的風光等著你。」

1994年曾金柱在日本獲得影像學博士回國,在市場買了一顆小白菜回家與家人共進晚餐,吃了小白菜後,全家人緊急送急診,幸運的從鬼門關邊緣逃過了一劫,從此開始了有機農法的旅程,五年的時間,蓋了一棟名符其實的「樹屋」,但沒想到在樹屋即將完成的時候,卻從三樓高的樹屋跌了下來,右半癱瘓不良於行。復健至今將近要六年了,有機夢重新再築巢,老師發現命是撿回來的,將財產捐出後,來到中崎有機園區發展,將未完有機路繼續走下去。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曾老師教育有機農場官方網站

【參考資料】曾老師教育有機農場粉絲專頁

【參考資料】梓官區曾金柱老師致力栽培有機咖啡

【微風臉譜】陳世董-大竹崙農場

在陳世董的攤位上,總會發現一些特別的農產,例如黃金果、樹葡萄、土蜂蜜、山藥等,還有季節性的鳳梨、竹筍、芒果、龍眼等,一年四季產品不中斷,讓人好奇他的種植環境,走入他的農場,才知道他有個「百果山」。
從14歲就開始務農的陳世董,從嘉義梅山搬到杉林北勢坑,跟叔叔住在山上種樹薯,陸續買下將近3甲的地,後來轉作果樹,種植荔枝、芒果、龍眼等,卻跟太太因為噴農藥而時常頭痛,民國96年高雄市政府推廣有機農業,當時受金蕉伯林慶鎣號召轉作有機,加入杉林有機專區,起初擔心沒有銷售通路,卻還是傻傻地做,就是不想再因農藥傷害身體,他也到屏科大上課學習有機種植技術,接著成為微風市集第一批的農友;轉作有機第一個碰到的問題就是作物外觀變醜不好賣,或是被嫌太貴,他總會苦口婆心跟客人解釋,也提供換貨服務,以客為尊不計較成本,銷不出去或產量較大的農產品就自行加工,像筍干、鳳梨乾、香蕉乾、水果酵素等,或者送給社區的老人據點,剩下的再餵養黑豬。
陳世董有兩塊地,一塊位於杉林有機專區,一塊在北勢坑山上,開車沿著蜿蜒的產業道路上山,他一一介紹眼前交錯生長的植物,許多不是平地看得到的作物,原來這些樹都有生產力。對於農產種植和銷售的平衡,陳世董有自己一套規劃方式,按照季節性、消費習慣、銷售量來安排作物,以保持一年四季都有農產販售,像薑、香蕉、芭樂屬一年四季皆有的作物,中間再穿插季節性的水
果,他的主力農產是薑和鳳梨,他有幾千斤自行留種的薑種,一月種、七月收,看到薑肉長出後,每周都要翻土(蓋土)一次,但種過薑的地,必須間隔五年才能再種薑,期間可種植其他作物如白蘿蔔或葉菜類,若不是山地廣闊,一般人很難大量種植。
這麼多不同品種的作物要怎麼照顧呢?對從小就務農的陳世董來說,好像是個不用回答的問題,他想了想說,剛開始會用筆記記下不同作物的種植季節,久了自己就會調節了,他說,有機的「眉角」很多,包括種植季節、照顧管理方式,所以他跟兒子說,要作農就要回來,自己去做才知道,也不用完全模仿他的方式。
約6年前,兒子陳炫宏辭掉工程師的工作,返鄉和父親一起務農,雖然辛苦但時間比較自由,對身體也較好,種植有機又可以照顧別人健康、保護土地,雖然起初父母不是很支持他務農,但他覺得父母年紀大了,可以就近照顧,也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間。國中之前陳炫宏也跟著父親幫忙農事,對山上的環境並不陌生,父親說他「不怕蚊子叮、習慣走山路」,專職務農後,父親卻也沒教他,只會說「你這樣不對」,他就自己看著學習,也到外面上有機作物種植課程,務農就是「自己努力才有成果」,現在雖然周末才能見到太太和小孩,陳炫宏仍然堅持守護父親照顧一輩子的農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陳世董原是嘉義梅山人,國小畢業後跟著叔叔一起來到杉林鄉北勢坑開墾,跟著叔叔幫人家挖樹薯,當時一日工資25元,他省吃儉用,十四歲那年存了三千元,買下了小小的三分地,而這也是他人生所擁有的第一塊地。十七歲那年,陳世董終於存到他人生中的第一個「五萬元」,在那個物資缺乏的年代,五萬元是個不小的數目,因此,他決定利用這五萬元買一塊地來擴大自己的事業版圖。但他怎樣也沒想到,這「五萬塊錢」所買到的一甲地,是一塊隨時都有可能崩塌的土地,某次大雨大半土地被沖毀,但陳世董還是利用其於沒有被土石淹沒的地種些東西糊口。現在回想起剛來到杉林的那段時光,陳世董說:「真的是很辛苦」。

後來,為了配合政府推行水土保持,陳世董認識了一位政府派來做水土保持的工程師蔣先生。當時蔣先生和當地的農民一起做許多水土保持工程,當然在這中間遇到了許多問題和挫折,有時因工程所需有些農民的果樹必須挖除,對於農民來說作物即是他們的生財器具,哪是他人說挖除就挖除,陳世董為了解決此問題,率先接受水土保持的規劃,並多次與農民溝通,讓大家了解水土保持的好處,讓水土保持的工程能順利完工。之後,水土保持工程完工後,不僅陳世董的地不再受土石流的影響,其餘的農民也受惠,整個耕作環境改善,產值也因此提升,陳世董的生活才逐漸穩定下來。當時才二十五歲的他,在杉林已擁有數十甲的土地,加上協助農家推動水土保持,備受大家肯定。

然而,正當陳世董的生活終於步上軌道,一場風災重重打擊陳世董,山上的田地在颱風肆虐後,果樹傾倒,農場設備損壞大半。但陳世董並未因此被打敗,他花費整整五年的時間逐步將一切恢復原貌,陳世董說,想起當時的景象,一切都還歷歷在目。陳世董的經歷,也正是農人看天吃飯的辛苦生活寫照。

農藥的使用對於台灣農業有很大的影響,自從農會開始推廣農藥使用後,農夫們開始依賴農藥來抑制病蟲害,但陳世董發現杉林許多農夫因噴灑農藥而得到許多奇怪的疾病,不但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,甚至帶來死亡。陳世董從小在田間玩耍,看著爺爺、爸爸「作田」的方式長大,古老的農耕方式並不會傷害人體,現在卻產生各式各樣的疾病,因而讓他警覺使用農藥的嚴重性,因此他毅然決然放棄使用農藥,而開始他的有機耕作之路。

陳世董與「慶裕果菜產銷合作社」的創辦人林慶蓥是舊識,因為這層因素,六年前,原本就認同有機農業的陳世董跟隨林慶蓥的腳步踏入有機農業,陳世董說,他曾在吃了一般蔬菜後身體感到不適,所以他很不喜歡在農作物上噴灑農藥,踏入有機後,更加認同農夫有責任種植安全無虞的蔬果販售給消費者。

40年過去了,陳世董在杉林成家立業,如今已經是阿公的他。在耕作的時候,陳世董也都會帶著他的小孫子一起上山,耐心地滿足小孫子對大自然的好奇心;在田間,肚子餓了就隨手摘下當季的蔬果來吃,日子簡單而幸福。曾經有人想要高價收購陳世董的土地,陳世董堅決不賣。或許有人覺得作農那麼辛苦,如今有人用好價錢收購土地,何不乾脆退休享清福?但陳世董說:「我從一甲地開始打拼,累計到今天的二十甲地,這些土地都是我用汗水換來的,每一塊土地都經過我的細心照料,都有感情了,怎麼能賣?」基於這些想法,陳世董才會一直堅持有機耕作。陳世董在山上養了一群羊,這些羊幫他吃雜草,羊的排泄物還可用來當肥料,陳世董說:「這些羊都只吃乾淨的草,牠們的排泄物對於土地是最好、最自然的肥料。」

對陳世董來說,土地就像是他的孩子,他的耕作理念是絕對不使用農藥、化肥。陳世董說:「我不會噴灑那些有害的東西,那對土地不好,對我和我的後代也一樣不好。」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高雄縣杉林鄉陳世董農友全家人全心投入「大竹崙有機農場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