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風臉譜】 尹張碧雲-六龜尹家有機農場

Posted on Posted in 微風臉譜

拜訪的這天,剛好是颱風天,大雨幾乎沒有停歇,卻不見明顯積水,車子開進農場也沒有陷在泥沼。尹張碧雲的田地位於荖濃溪與茂林段的山脈之間,河床地的土質多石頭和砂質土,正符合果樹生長需排水良好環境的特性。農場裡有兩三種芒果樹、紅心芭樂、黃金果、檸檬等,再種一些韭菜,看著桌上的芭樂,不免好奇,怎麼沒看見芭樂常有的粉介殼蟲?尹張碧雲戴斗笠走入雨中,採回桑椹葉放入水壺與枸杞煮茶,一邊回應著「下一場大雨就洗乾淨了,不用擔心」。至於不好照顧的芒果,如果發現有蟲咬一小洞,就不套袋任蟲吃;順應大自然的態度,從田裡的綠意盎然和田邊的大樹、花草就能感受。
這片百果園是尹立中家族四十年前用來種金煌芒果的,金煌芒果熱潮退了,才陸陸續續種其它果樹。八八風災時,六龜變成災區,當時的高雄縣政府鼓勵農友轉型有機耕作,但成效不好,畢竟老農夫體力有限,噴藥的習慣也不是說改就改得了;當時成立的有機產銷班也曇花一現,大家迫於經濟面的現實回歸慣行,甚至回過頭來奉勸尹家不要做有機了,像把錢投進水中。
尹立中回想起芒果轉有機耕作的艱辛,努力無法馬上有回報,曾經有兩年完全沒有收成,轉型三年後蟲變多,蟲多天敵就來了,五年後漸漸達到生態平衡,雖然產量不多但是穩定,不過,這幾年的氣候變異又讓產量驟減。一路觀察田間生態的尹立中也發現,俗稱「跳仔」的小綠浮塵子原本很多,後來漸漸變少時,才發現有一種白色青蛙專門吃牠;當初為了做有機而挖了生態池,果然吸引許多青蛙來棲息,有時還覺得牠們太吵呢!
尹家夫婦防治病蟲害的資材盡量取自天然,包括辣椒水、香茅或澳洲茶樹泡酒精,果實套袋前先噴蒂頭再包,袋子裡都是蟲害怕的味道就不敢接近了。尹立中笑說這個方法其實也是從種蓮霧的農友學來的,只是農藥換成自製精油。
即使農事忙碌,尹張碧雲平時也在社區服務長輩,有時國際志工來協助農事,就可以安排多元的體驗,當地長輩們看到有外國人來玩也很開心。現在農場漸漸轉型朝休閒農業的方向經營,讓忙碌的都市人可以來親近土地,一起用田裡的素材做午餐,完成洗潔精、果醬等伴手禮。
三年前申請微風市集攤位,一通過,芒果花就謝了,怕到時沒東西賣而放棄,第二次申請時也遇到歉收,直到第三次申請才成功擺攤。為了避免歉收時沒東西可賣的窘境,決定用自己從小吃到大的拿手菜當商品—手作現煎噴香的韭菜盒。尹張碧雲很期待每週的市集擺攤,可以暫時離開忙碌的農事,跟很多人聊天,心情也跟著放鬆,雖然要帶著鍋爐瓦斯,還要一大早起來揉麵做韭菜盒,卻樂在其中。
在市集裡印象最深刻的應該就是交朋友,尹立中說市集裡的農友或消費者都有好德性,曾經有客人買東西忘記付錢就急著去別攤,最後繞回來付錢時,其實他早已經忘記這筆帳了。為了讓市集裡忙碌的消費者可以多吃一些有機蔬果,未來將會持續開發果乾、茶飲等商品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尹立中,張碧雲夫婦承繼著上一代的精神,以有機的方式耕耘著土地。曾投身軍旅的尹大哥,退伍後決定回到家鄉繼承父業,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政府輔導六龜農業轉型的機緣下,毅然決定投入有機農業。

在這之前,因為深感農藥對種植者身體的傷害,已經10年沒有在田畦灑藥而讓果樹自然生長,雖然結果不多只夠分送親友,但對他們來說能分享無毒無藥的水果,就算無法賺錢也很開心。 自然栽培下田地不必再經過3~5年的化學物質消散,就能直接轉作有機農業,但是在第一年種出芒果後,連續兩年幾乎都沒有收成。他們並沒有因此放棄,朋友們對有機芒果的肯定,以及實質上以認購方式支持鼓勵,讓他們堅持下去以更費時費工的有機方式栽作。經過多次嚐試錯誤後,到了第四年芒果樹上終於結滿了肥美的果實。

加入微風市集與許多有機農友經驗交流,也啟發了他們以相同的理念開發出更多不同的產品。其中包含使用六龜最出名的金煌芒果,堅持不放任何人工添加物,花了一年研究素材挑選及烘烤方式的手工芒果乾,希望能展現出完美的天然風味。

尹大哥說:「來自於大自然的也回歸到大自然。」對他們來說,有機栽種不僅是為了農民的健康,也是為了消費大眾吃的健康,更是為了土地永續使用以及自然生態的維護。他希望能夠以完全不用化學肥料藥劑的方式,栽種技術難度更高的六龜蓮霧,如同花了11年研究栽作有機蘋果的木村秋則,日本有機蘋果爺爺一樣的精神,希望能將安心健康與美味同時帶給大家。

(整理/微風市集行政組)

【參考資料】六龜尹家有機農坊

【參考資料】六龜尹家有機農坊粉絲專頁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