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風臉譜】余威槿-中崎有機農業專區峰達農場

每天早上到田裡,先在工寮旁採一些金針花或香蘭,煮好一壺茶,才開啟一天的工作。余威槿在9年前軍官退伍後就開始人生的新目標—有機農業,「用有機農業把人生好好過完,有健康的東西吃,又能讓更多人健康,是很好的行業」。

余威槿陸續參加中興大學的農藝相關課程,還考進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生產系學習,並取得學位,他認為「具備專業知識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」。前年起,為了把農藥污染的可能降到最低,捨棄方便的商業種苗,利用溫室自行育種,短期收成的蔬菜類全部自己育苗,第二年育苗成功率已經高達九成,靠的是高等農藝學的知識,實作之後發現「自己育種並不難」,他也認為有機種苗是趨勢,如此才能徹頭徹尾確保自己種的東西沒有農藥殘留。

「天下沒有種不出來的菜,只有不用心種的人」,余威槿要求自己在適合的季節種下適合的菜、用心照顧,找到可以不用農藥又能好好生長的方法。農藥是近代的發明,他說「祖先如果靠農藥,人類早就餓死了」,人類為爭奪食物而戰爭,農藥以進步為名被發明,卻造成更多、更難解決的環境、健康問題;用農藥除草、殺蟲,植物吸收之後,吃到的還是人類自己;如果以為植物都排出來了,還不是流到河、海裡,被魚吸收然後又回到自已身上。無知比故意犯錯更可怕,而農藥的使用常常就是在無知的狀態下。

雖然沒有農業背景,余威槿從農開始,就不靠傳統管道取得資訊,而是自行進修、找有機耕作的研究文獻和農業改良場。「漸漸上手後有種倒吃甘蔗的感覺,會越來越甜」,慣行農業使用看似有效的肥料,卻讓地力愈來愈差,反之有機的土地愈養愈豐,後來人力施加的就只需要水而已;有機農業是一條不歸路,學問太多學無止盡,「身體勞累,但是心情是愉快的」。

對余威槿來說,去微風市集跟做有機一樣,都是不歸路,「看消費者從接觸到接納,喜歡吃我種的東西,有種成就感」。在市集可以接觸不同行業的人,互相交流,交換看事情的角度;和消費者溝通也能化解一些誤會,像是消費者會說「有機攏是騙人的」,其實是因為認識太少,所以要積極溝通、或是創造讓消費者認識的機會。他也認為做有機可以提升內涵,對事情的表、裡,看得比較清楚,大家都知道以貌取人不好,每個人都有其存在價值,所以不要因為菜醜就否定營養價值,相對的以為菜美就對身體好。

水果也跟蔬菜的道理相同,蓮霧、愛文芒果都是余威槿愛吃的,蓮霧沒有一般印象中的紅通通,幾乎是白的帶點淡紅,論外形絕對不美,卻有恰到好處的甜和蓮霧的清香,不膩口又解渴,連鵝都趕過來圍籬邊等著接住一兩口,「如果連自己愛吃的都照顧不好,那就不用對這個人有所期待了」,余威槿如此嚴厲的勉勵自己。
(撰文/野上野下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