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風臉譜】李文淵-富田有機農場

李文淵從公營單位的工程師退休後,想要找事情做,為了讓自己吃得健康、身體勞動,一得知中崎有機專區的消息,就開始來種田了。當時看到一些同事退休幾年不見,竟然行動力遲緩,外型也整個崩壞,光是想像自己未來變成那樣就很害怕。做有機「賺錢沒有,賺到健康」,但是也獲得職業傷害,像是修剪火龍果枝條,剪到手腕發炎,治療了一陣子,後來就改用電動剪刀。從上班吹冷氣變成在太陽下流汗濕透,李文淵和太太一起在土地上找到退休後的生活重心。

雖然沒有種過田,但是李文淵勤於學習,一開始只要有有機農業相關的課就去上,參加過屏東科技大學、中興大學的課程,「上課可以少做一些白工」,除此之外也勤於查看栽種文獻,遇到問題就找答案。當初其實沒有多想,一起申請有機田區的朋友邀了種火龍果,以後也有伴交流討論,民國100年夏天種了福龍、帝龍紅肉火龍果,還有少量白肉品種,4年前接手鄰田農友一塊有網室的田區之後,也開始種菜。

火龍果晚上開花,天亮即萎凋,需要人工授粉,所以開花期的晚上要在田裡工作;如果授粉後有順利著果,開花後一個月左右果實就成熟可收;每年6月初至11月中是產季,一年約有10批花。有趣的是,紅白火龍果互相授粉,會發育的比較好;為了集中養分,花苞還小的時候就要疏花,去掉生長位置不好的花,像是日照不足,或生長過程會卡到枝條,最後只留下形狀端正的,如果好的花苞太多也要忍痛剪掉。李文淵也會在花凋謝之後,和果實產生分隔線時,一朵一朵去除萎凋花,避免黴菌滋生。

李文淵相信草的力量,「草長得出來,火龍果就種的出來」。只要排水好,火龍果很有生命力,不怕大雨淋或是暫時的缺水。當年種下的火龍果已經壯大,但是也陸陸續續被颱風吹倒或老鼠挖根,清出來的空地就改種芭樂,多一種水果可以吃。李太太說自己種的菜不多,所以去市集也可以順便買菜,自己種過菜才學會分辨、懷疑,「外面的菜怎麼那麼漂亮?」、「真的沒問題嗎?」,誤吃了那麼多年,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再錯下去。

李文淵曾看過黑白相間的蛇盤踞在田邊樹上,或是樹蛙爬在火龍果上面吃小蟲,前陣子晚上在田裡授粉都有螢火蟲飛來飛去,螢火蟲是吃蝸牛的,不然蝸牛太多會把蔬菜幼苗啃光。火龍果的主要害蟲是金龜子,火龍果花被爬過都會變爛,果實因此長不好,沒得防只能人工手抓。田裡的生態讓李文淵深深感受「生態平衡,害蟲也會比較少」。

5年前開始有果實可採收時,附近的農友介紹他加入市集,但幾年下來李文淵也發現,消費習慣在改變,網路買菜平台越來越普遍,可以一次買齊又不用提的大包小包,確實有其競爭力,他不禁佩服起微風農友個個十項全能,要種出好東西,又要會介紹、行銷,像他自己一開始很掙扎,不敢擺攤,還好微風的消費者很好,對食物安全的認識也比較多,漸漸的「被訓練成可以面對大眾了」。

(作者/野上野下)


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